家属一直以为是去医院

2018-01-09 09:21

孩子的爷爷老赵,今年61岁。事发后,他几天几夜不合眼,一直守在现场,直到救援人员抬着担架上来,车辆响起整齐而悲怆的致哀声,他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纸箱内放着玩具枪、玩具宝剑和塑料机器人。老人从旁边的木柜抽屉里取出一本河北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证,说:我们就留了他的这点玩具和这张照片。

我们实在是不愿意提起那天的事,一点都不愿意回忆。赵向阳指了指坐在里屋孩子奶奶,我妈妈一个月来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,我们说话小声点,她听到了又要哭。

我们真的没有医闹,那天晚上(11月10日),孩子救上来后,抬进了救护车,我也在车上,一路上,医生都还在抢救孩子,我们怎么会医闹?

事实上,不仅不愿意往屋后走,这一个月,赵向阳和妻子甚至没有出门。

赵向阳说,悲剧已经发生,必须要面对。儿子入土后,他们被质疑医闹,他伤心了好几天,我现在只想做两件事,一是找到那些参与救援的人,当面道谢,哪怕见不到人,打个电话感谢也行,二是回应被质疑家属医闹,还打了120司机一事。

他的玩具都在这里了,你看嘛。老人转身走进平房卧室,从堆着各种衣物的小床下拖出一个纸箱,就是这些,你看嘛,活蹦乱跳的(孩子),就这么没了

11月10日那天晚上,他不知给缓缓离开的救援车辆磕了多少个头。回到家后,滴水未沾,整整睡了两天。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红着眼睛规整聪聪的玩具。

赵向阳说,当晚唯一的遗憾是,救护车紧急往城里开,家属一直以为是去医院,后来才发现车辆开到了殡仪馆,医生都还没有宣布我孩子没救了,所以我们就要求赶紧回医院,就这事,我们根本没有打殴打120司机,也没有跟医生吵架。

爷爷说,孩子入土后,小两口几近崩溃,每天睡到中午12点才起床。吃完饭,在院子里呆一会儿,又躲进房间,有时晚饭也不吃,又继续睡,睡到第二天12点。

医疗证上,聪聪穿着红色外套,眼神清澈。旁边的家庭成员基本情况一栏写着他的出生日期:2011年12月;与户主关系:亡孙